醫療資訊
林威廷身心精神科診所

心理的傷,也許從身體呵護起

台北心理諮商醫療資訊5-1

諮商心理師 蔡德暐 

在許多憂鬱和焦慮的個案中,總是會聽到一般人對於他們的所謂鼓勵,希望他們能想好一點,但願他們能放輕鬆一點,好似那些恐懼的心情和害怕的情緒,就像是不存在的聲音和記憶,過去了就過去了,應該要不曾會再有了。

但往往我們都知道,受傷的脆落心靈總是會說,是阿…我知道…我知道都是過去經驗、都是曾經過往,但是…。當相似的畫面和訊息印入眼簾的時候,情緒湧滿喉頭,身體還是好痛。

原來那些令人害怕和擔心的感受,就深深藏在身體的、肌肉的隱藏處,縱使當事人對於事情已經過去,但情緒記憶就印在身軀和四肢中。如果我們不曾從身體的接觸和照顧開始,當事人可能會永遠在想辦法轉念,卻失去對於身體掌控權的照顧。因為傷害,最可怕的是,失去對身體的控制,對自己的控制。

創傷的人最大的傷害是那種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生活、身體,會受到這樣的入侵,明明這是我的世界、我的身體,卻受到這樣的對待,我好像對於我的自己、我的身體都沒有了保護,那我乾脆抽離自己的情緒和對身體的感覺。

常常自我傷害或是自我折磨的個案,透過身體的疼痛和割痕,以消除自己的麻木感,讓自己感覺還是活著,因為這些對待身體的方式,只是個案們唯一知道對待自己好過一點的方式。通常這樣的個案遭受關係創傷,身體虐待在建立信任上非常困難,因為這些人自己跟身體的連接已經斷絕,為了生活下去,麻木和疏離解離自己。因為他們知道也不知道,自己無法控制自己。失去控制,失去身體的任何控制。

台北心理諮商醫療資訊5-2

我們總是希望當事人能理性的看待生活中的訊息,解讀為正向的或是友善的訊息,但是受創傷者要如何辨識真正安全、或是在危機時啟動防禦。重點是他們必須擁有一個能夠恢復身體安全的經驗。

協助當事人對自己身體能控制、能驅動?

一、幫助被創傷壓抑住的感覺訊息能感受接觸,像是車禍事件畫面之下腸胃的緊繃。

二、協助個案平靜的接觸內在經驗所產生的能量,無論是哪種能量。

三、面對恐懼時,協助自我保護的身體動作,例如用雙手護住自己。

重點是幫助當事人找到身體的感覺,再加以描述,並做動作,不只是憤怒、焦慮、害怕的情緒,而是情緒底下的身體感覺,緊繃、熱、刺痛、墜落,因為常常我們在面對強力情緒事件時,都容易習慣先問對方感覺,但往往對方身體才是關鍵,失去對身體的控制,當事人也不能說出自己的感覺和感受。

多久沒有好好吃一頓,騎趟腳踏車感受河風的清涼,或是嘗試透過表演的方式感覺身體的伸展。也許這才是最重要的,先對自己的身體好一點,讓身體回復元氣,身體才能支撐自己面對那段幽暗的過往,並開始回想那些情緒,轉化想法而迎接不同的篇章。

如有任何關於台北心理諮商或身心科疑問,隨時與林威廷身心診所聯繫。

Close Menu